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美邦卖楼,老乡李如成又“拉”了周成建一把

时间:12-09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31

美邦卖楼,老乡李如成又“拉”了周成建一把

为改善资金状况,经营状况欠佳的美邦服饰又一次选择卖楼。12月4日早间,美邦服饰对外披露公告,称为盘活资产、压缩负债,公司计划以现金交易方式出售位于四川省成都市锦江区的大科甲巷43号店铺(下称“43号店铺”),作价6.8亿元,所得款项将用于补充公司流动资金。这是其自2022年下半年以来第四次“卖楼”,债务压顶、经营欠佳的背景下,这家被视作80、90后青春回忆的老牌国服走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节点。图片来源:官方微博四度“卖楼”美邦服饰这次出售的是一家核心门店。公开信息显示,43号店铺对应的是成都美邦京都大厦店,所处区域位于春熙路步行街中段。相比其他商圈,春熙路汇集了众多品牌的各类专卖店,拥有众多老字号商场、酒店、小吃等,商业集聚度较高,交通通达度亦较好。交易标的合共六层,其中一层为车库,剩余五层为商业,总建筑面积10658.8平方米,为美邦服饰于2009年购得,主要用作自有品牌直营店铺运营。今年上半年,成都美邦京都大厦店为其带来了631.78万元的营收,贡献度排名前五。这也意味着,美邦服饰已经开始变卖旗下相对核心的门店资产。根据评估文件,该标的涉及一笔约8.14亿元的抵押债权,期限为2016年12月20日至2028年12月19日,抵押权人为建设银行上海普陀支行;同时其还有约360平方米的面积租赁给了耐克,期限为2020年7月至2024年7月。按照交易条件,美邦服饰将在合同签署生效后的一个月内办理完毕不动产转移登记事宜,完成过户及房屋交付后7个工作日内收到全部出售款,交易过程中所产生的税费按国家规定各自承担。而短期掏出将近7亿资金无疑展示了受让方雅戈尔的财大气粗,截至今年三季度末,雅戈尔拥有账面货币资金134.3亿元。拉长时间线可以看到,过去三年,雅戈尔该指标一直维持在百亿以上,2020年-2022年分别为113.64亿元、107.93亿元、114.52亿元。左宇摄这样的家底也给了其数次接盘美邦服饰旗下资产的底气。公开信息显示,2022年10月,雅戈尔接下了美邦服饰位于湖北武汉的店铺,交易对价1.9亿元;同年12月又宣布以1.3亿元接手贵州贵阳的店铺;2023年6月,美邦服饰又向其出售了位于辽宁沈阳的店铺,对价3亿元。合计来看,这一年多的时间里,通过4次交易,美邦服饰实现了13亿元的资金回流。而此次交易若最终落地,或许也将极大缓解美邦服饰所面临的现金流危机。截至三季度末,美邦服饰拥有账面货币资金0.86亿元,对应短期借款约7.24亿元,这笔6.8亿元的卖楼资金可覆盖90%以上的短期借款。换个角度来看,这几桩交易也颇有浙商之间惺惺相惜的味道。雅戈尔创始人李如成是初代服装大佬,从小裁缝到青春服装厂厂长、推出自有品牌北仑港服装、成立宁波雅戈尔、进军房地产、投资宁波银行……四十多年来,李如成带着雅戈尔一步步发展,成长为服装、房地产、投资“三条腿”走路的企业。周成建则出生于1965年,为浙江丽水人。他比李如成要小14岁,也是做裁缝起家,后创办了自己的服装厂,于1995年创立了美特斯邦威,并在2008年推动其于深交所上市。这些相似的人生经历,浙江老乡的情谊等或许都促使了李如成想要“拉”后生周成建一把的决心。转型求存2008年上市后,美邦服饰快速发展,当年推出了新品牌ME&CITY;渠道方面,线下通过“直营+加盟”的模式实现一线城市100%、二线城市66%、三线城市33%的网点覆盖率,线上试水淘宝店铺,成为最早进入电商领域的企业之一。一套“组合拳”下来,美邦服饰在2011年实现营收99.45亿元,归母净利润达到12.06亿元,实现1%的市占率,截至该年底市值达到261亿元,成为品牌服装板块第一大市值公司。次年,美邦服饰行至分水岭,业绩开始下滑,2015年在中国服装行业的市占率降为0.4%,门店缩减至3700多家,当年归母净利润亏损4.32亿元。此后,公司业绩一直未有起色,2019年至2022年归母净利润亏损合计近30亿元。天风证券曾在一则研报中指出,美邦服饰的“滑落”有受到国外快时尚品牌、电商对国内传统品牌造成冲击的原因,亦有自身急于转型但未达预期,焦点偏移的因素。零售独立评论人马岗也持有相似看法,他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10多年前,美邦服饰输掉了与国际快时尚品牌的竞争;后来,在电商与实体店铺争夺中低端品牌定价权时,美邦服饰又处于输家阵营,线上服装销售大大侵占线下市场,让以美邦服饰为代表的服装企业业绩下滑;加之公司自身存在管理问题,高管大量离职,战略和执行出现断层,很多转型动作无法落地。如今来看,挣扎多年的美邦服饰已经到了生存的关键时期,但靠雅戈尔救急、创始人“卖股”输血还不够,想要活下去,美邦服饰还得靠自己,比如拥抱内容电商。根据公开信息,今年6月,美邦服饰先后成立了两家子公司,即杭州美特斯数字产业有限公司、浙江美特斯数字产业有限公司,8月又成立了青田美宝数字产业有限公司。这三家公司的经营范围都包括鞋服零售、互联网销售、信息咨询服务等,周成建担任这两家公司的执行董事兼总经理。此番动作被外界解读为周成建重新“出山”回归业务端的信号。据悉,这是其自2016年卸任美邦服饰董事长以来首次任职新公司,今年7月,美特斯邦威上海团队大部分员工一度前往杭州办公,学习电商业务。日前,有美邦服饰内部人员对外透露了未来的发展方向,一是加盟商,另一个则是电商领域的布局,该人士称卖楼所筹措的资金将进来进行线上、线下的业务融合。公司亦曾公开表示,为了持续推动战略转型,美特斯邦威预计将在未来几年大力支持全国加盟发展的投入,公司将以新零售赋能支持、老店升级支持、新店拓展支持作为发展主轴,为全国各地的加盟店提供全方位的服务。目前,美邦服饰将重点放在了抖音平台,并在10月中旬推出“中国鹅绒1995系列”鹅绒服,粉丝数量飙升至近百万,单场GMV达到300万以上,同时该系列鹅绒服在天猫平台11月销售环比10月增长311%。行至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美邦服饰这次能否抓住时机,实现转型有待时间验证。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